微博:_金霂_
nothing:金霂
instagram:jinqianqian

没什么,一篇日记

      最近有一位挺喜欢看我文字的网友,催我写字,所以这一篇,算是为他写的吧。

     这个月,回了一趟国,呆了29天。爸爸因为出差去摩洛哥,所以没能见上。而因为短暂的回国,可也就因为忙坏了我妈。

     从我下机场到家开始,她就搓着个手,在厨房来回走动,时不时地探我房间,问我要吃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赶上国内禁鱼期,她又焦虑着不能让我吃上什么好鱼。每天非常可笑地看着新闻,自言自语:哎呀,你说禁鱼期怎么还没过,转头又不断指责我:你怎么专挑这个时候回来?无计可施,她又只能在菜场里买几条颇贵的黄鱼,让我先解解馋。结果满桌子的虾鱼肉,和我这个长期半素的食道闹矛盾了。临走前,害了肠胃紊乱,她又得带我去看中医调理,喝了一星期的中药。临走前,又在沙发上自责了,这回又没让我吃上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这时候的妈妈,在我的视野里,很像我儿时眼中的她,会为了一只铅笔或者春游时能不能带薯片而绞尽脑汁,为了一个看起来小得不能再小的存在,而忙碌着焦虑着。

       寥寥20多年,我们的关系,终于让我们的关系翻转了。

      从曾几何时,她能给我代写书法作业,能给我解数学题,她的臂弯可以环抱住我的身体。从现在,她开始不懂我讲的很多事,懵懵懂懂间,只能给我一句“嗯,你喜欢就好“,到她的个子开始一点点缩水,我却变得健壮挺拔,我挽着她的时候,再也不是儿时那种攀附的姿态了。

       回程的时候,在机舱里无事,又翻看起舌尖上的中国。

      看到第二季的某特辑,关于某一所高考学校,一位妈妈每天给马上要高考的孩子准备食物。一个镜头是学校某个非常日常的中午,夏日炎炎,校门口伫立了成千的爸爸妈妈,提着不锈钢饭盒,在等孩子们放学,得以让他们尽快吃上一口热的。

      在他们眼中,这每一顿吃的,和高考分数息息相关,甚至直接决定了孩子们的最终发挥。然而,我们就算知道,事实不是这样,却也不会再忍心揭穿了。

      我们在儿时感受到神一般无所不能的爱,却也在长大后发现,爱,是一种,想尽自己微小的一己之力,只求爱的人更舒适,并且坚信自己的微小,决定了对方所有幸福的情感,是一种努力仰头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抛却了20多岁的无知无畏,对事物理解的过于浅显。年近30,在看清现实后努力做到不自欺,从而感受到许多存在的本质时,所有的情感变得无比复杂。原本简单美好的温暖里,不乏多了许几的酸楚,而且这种酸楚,不是一种情绪,而是真实存在于心房里的一种身体体验。酸酸的,痛痛的,在身体里颤动。

     这种体验的变化于我,非常珍贵。甚于品味,知识,物质。

     只是在社交媒体,在这个时间代表金钱的时代,花时间来表述心情,好像,显得很奢侈。

评论(6)
热度(16)

© Es konnte auch a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